Vietnam’s 45-year UN membership: New position anticipates new chances

Vietnam’s admission to the United Nations (UN) on September 20, 1977 was of great significance, given that the war had just ended and national reunification had been regained in the Southeast Asian country. At that time, Vietnam was a symbol of the national liberation movement, winning a lot of love from mankind. However, apart fromContinue reading “Vietnam’s 45-year UN membership: New position anticipates new chances”

越南加入联合国:45年征程,新地位迎接新机遇

联合国于1977年9月20日正式接纳越南为其成员具有巨大意义。 45年前,越南刚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统一国家。届时,越南系民族解放运动的象征,获得人类给予的深厚感情。 然而,除了独立和国家统一的喜悦外,当时的越南因刚刚走出战争,经济和技术落后而面临着许多困难。在对外方面,越南还被多国封锁、禁运。 原越南外交部副部长、原越南驻美国大使范光荣表示,回顾45年来,自1977年越南加入联合国后,可总结出以下具有意义的方面: 首先,承认一个和平、统一、独立并参加国际机制,尽管当时仍被禁运的新越南。正式加入全球最大组织——联合国为越南与世界的关系开辟新篇章,进而为越南不仅争取国际社会给予重建国家的支持,而且日益参与,为联合国和世界的共同事务作出更大的贡献创造条件。 其二,除了在革新、发展和融入国际社会方面取得的成就,越南一向携手并为联合国和世界的共同事务作出更有效的贡献。最典型的是,越南参加制定并实施联合国至2030年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千年发展目标,成为有效实施联合国各项行动计划的典范。 越南还积极参加联合国关于环境、气候变化、防控疾病、扶贫减贫、帮助弱势群体等的合作计划。 其三,越南一向重视并积极为加强联合国原则和国际法做出贡献,有利于各民族的和平、友谊、合作与发展。这也是越南对外政策的一贯原则。 参加联合国安理会时,越南提出了多项重要倡议。此外,越南已经和正在积极参加联合国的维和行动,获得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社会给予好评。 其四,越南正在逐步参与并日益提升其在联合国领导机构中的作用。从 90 年代后半期开始,越南已参加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领导机构。 越南曾两次当选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负责联合国和平安全事务机构(2008-2009和2020-2021年任期)。凭借这些角色,越南既为共同事务做出了积极贡献,同时也为提升越南在联合国和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和威望做出了贡献。 其五,参加联合国过程中,越南强化了联合国宪章和重要文件,如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为地区和平、安全、合作与发展作出贡献。越南积极促进联合国与东盟在和平安全、合作发展到环境、气候变化、疾病等领域的合作。 对于东海问题,越南一直强调尊重国际法和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重要性,确保沿海国家的和平、稳定、安全、航行自由及合法利益,和平解决争端,避免局势加剧和复杂化。这也是东盟的共同原则和观点。 其六,越南始终将确保国家利益与对联合国共同事务的积极和负责任的贡献和谐地结合起来。在联合国,越南不仅以国家利益为基础,而且以国际法原则参与国际议程的规划,以在大小国家之间创造公平竞争的平台,有利于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和平、安全与发展。 最后,凭借新条件和新地位,越南需要继续推进上述对外政策原则,既服务于越南面向2030年和2045年的发展愿景,同时继续更加努力,在世界共同事务中发挥积极作用,致力于和平、安全、合作与发展和应对全球性挑战。(完)

Late President Ho Chi Minh’s legacy inherited, promoted by generations

Late President Ho Chi Minh was “an outstanding symbol of national affirmation, who devoted his whole life to the national liberation of the Vietnamese people, contributing to the common struggle of peoples for peace, national independence, democracy and social progress,” according to UNESCO Resolution 24C/18.65. The 24th General Conference of UNESCO in 1987 adopted theContinue reading “Late President Ho Chi Minh’s legacy inherited, promoted by generations”

Generaciones de vietnamitas heredan y promueven legado del Presidente Ho Chi Minh

El Presidente Ho Chi Minh es “un símbolo destacado de afirmación nacional, que dedicó toda su vida a la liberación nacional del pueblo vietnamita, contribuyendo a la lucha común de los pueblos por la paz, la independencia nacional, la democracia y el progreso social”, según la Resolución 24C/18.65 de la UNESCO. La 24ª Conferencia GeneralContinue reading “Generaciones de vietnamitas heredan y promueven legado del Presidente Ho Chi Minh”

传承与弘扬胡志明主席留下的遗产

胡志明主席是民族自律自强的杰出象征,他将毕生的精力都投入民族解放事业中,为民族解放、民族独立、民主、和平和社会进步斗争做出贡献。 上述是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UNESCO)1987年发布有关胡志明主席的决议内容之一。联合国教文组织第24届大会1987年在巴黎举行,通过了有关向胡志明主席授予“越南民族解放英雄和杰出文化家”称号的第C24/18.65号决议。 联合国教文组织第24届大会1987年在巴黎举行,通过了有关向胡志明主席授予“越南民族解放英雄和杰出文化家”称号的第C24/18.65号决议。 回顾历史,1987年越南开始实行革新政策,在千辛万难的背景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一举措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是国际社会支援越南的一大鼓舞。 在该决议发布35周年之际,一个纪念典礼及系列相关活动在河内隆重举行,吸引了越南党、国家领导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Audrey Azoulay)和诸多外国驻越南使节及越南驻外机构代表参加。 向胡志明主席及其留下的文化遗产致敬 奥德蕾·阿祖莱总干事表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胡志明主席理想的决议展现出越南在弘扬民族文化特色及促进相互理解方面的渴望。 奥德蕾·阿祖莱表示,胡志明主席不仅是越南独立的缔造者,而且他的影响力远远超出国家边界。因为胡志明主席在其事业生涯中,与许多不同的文化保持着密切接触和联系。 奥德蕾·阿祖莱认为,胡志明主席已将教育、文化作为其生活和政治生涯中的重点。对于教科文组织而言,教育和文化就是民族独立和妇女解放的支柱。 对于这一问题,胡志明主席有着深远而正确的视野。他反对性别歧视,致力于女性教育事业。他的观点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妇女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家庭等领域都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 德蕾·阿祖莱分享,“胡志明主席的许多文章都体现了这一观点。他留下的遗产无疑为当今越南现代化事业做出贡献。访越期间,我感受到越南在政策制定中非常重视文化和教育问题。 老挝驻越南大使馆副大使占他蓬·卡玛尼昌(Chanthaphone Khammanichanh)表示,胡志明主席与老挝凯山•丰威汉主席共同缔造了越老特殊团结友谊,使其成为世界关系中始终如一、无私奉献的罕见典范。 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事件早已成为过去,但老挝人民对胡志明主席的深厚感情却历久弥新,历久愈浓。胡志明主席已经成为越老团结友谊的象征。 占他蓬·卡玛尼昌表示,目前老挝多地已建设了胡志明主席纪念馆。不仅是越南人民,老挝人民也对胡志明主席给予特别的尊重和厚爱。他们通过在家中最庄严的地方悬挂老挝领导人和胡志明主席的照片来表达自己对各位领袖的感情。” 有机会与胡志明主席会面的老挝领导人都说,胡志明主席是致力于促进国际团结和友谊的典型例子,将工人阶级的爱国主义与纯粹的国际主义巧妙地结合起来。 胡志明主席在军事领域的遗产 谈及胡志明主席在军事领域的遗产,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胡志明研究院院长科洛托夫(Vladimir N. Kolotov)强调,胡志明主席毫无疑问是一位民族英雄。胡志明主席一生的愿望就是如何找到保护国家的道路。为了实现这项任务,他认真研究并致力推进越南军事现代化。 弗拉基米尔·科洛托夫说,“胡志明主席给越南乃至人类留下了有关军事领域的遗产,是最引人入胜和非常重要的话题”。胡志明主席吸取了军事战术的原理,并将这些知识传授给越南历代领导人,使他们知道如何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战略计划,如何预测未来战争的结果。使用“兵法”的抗法战争取得成功,“越南的经验教训仍是当今高精度武器、信息技术和超级电脑世界的热门话题”。 胡志明主席留下了极其宝贵的遗产,那是他老人家在各领域的思想、道德和工作风格。这不仅是越南人民的宝贵财富,也是世界所有爱好和平的进步人民的宝贵财富。 对世界人民来说,胡志明就是越南,越南就是胡志明。正如越南友好组织联合会主席阮芳娥在“胡志明给人类的遗产”国际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传播胡志明的遗产价值就是向世界介绍越南风土人情、历史、文化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完)

Numerous events celebrate Vietnam – Laos friendship, solidarity

A wide range of activities have been organised in 2022 to celebrate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Vietnam-Laos diplomatic ties (September 5, 1962 – 2022) and the 45 years following the signing of the Vietnam-Laos Treaty of Amity and Cooperation (July 18). The activities have affirmed the determination of both countries to preserve and cultivateContinue reading “Numerous events celebrate Vietnam – Laos friendship, solidarity”

越老伟大友谊和特殊团结关系60周年

2022年对越南与老挝两国来说是具有特别重要意义的一年。2022年是两国建立外交关系60周年(1962.9.5 – 2022.9.5)和《越南友好合作条约》签订45周年(1977.7.18-2022.7.18)的重要一年。庆祝这两大事件的系列活动陆续举行,强调了两国维护和培育越老伟大友谊、特殊团结和全面合作的决心。           数十年来,由胡志明主席、凯山·丰威汉和苏发奴冯主席和两党、两国和两国历届领导人和人民精心培育的越老两国良好和紧密的传统关系已成为两个民族的无价之宝,是两国在彼此国家繁荣发展、人民过上温饱和幸福的生活的道路上的共同发展规律。 在救国战争时期,两国军队和人民同甘共苦、在同一个战壕中并肩作战。基于此特殊关系,两国军队和人民团结一致,从胜利走向胜利,而越南1975年春季大捷和老挝于1975年12月2日取得胜利已成为一个巅峰。 1977年7月18日,越南与老挝签订了《友好合作条约》,重申了两国始终如一的团结情谊。这是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文件,标志着越老两国之间特殊关系全面和新发展的里程碑。45年来,《越老友好合作条约》已成为不断巩固和发展两国关系,有效服务各自国家建设与捍卫事业的重要法律和政治基础。 两国关系迈向新高度 目前,不管世界局势多么复杂和难以预测,但两国关系仍保持稳定,日益密切和蒸蒸日上并提升至新的发展水平。 2019年2月,越共中央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访问老挝,双方一致同意将两国“传统关系”提升为“伟大传统关系”。这是两国合作关系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里程碑和新突破口。 特别的是,越老经济合作取得新成效,成为两国关系的长期基础。两国逐步加强连接,推动两国经济互补;注重交通和能源领域的发展;大力促进连接东西走廊和地区的路线建设和升级改造;为老挝拥有通往大海的通道,进出口货物和有效开发永昂港港创造便利条件。 近年来,越老双边贸易额不断提升。2021年,尽管新关肺炎疫情爆发已对两国产生严重影响,但双边贸易额仍达13.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0.2%。2022年上半年,双边贸易额达8.2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0.6%。 越南继续成为老挝三大投资来源地之一。截至2022年6月,老挝成为越南最大境外投资目的地,越南对老挝投资额达6590万美元,占越南对外投资总额的19.1%。 此外,双方继续在国防安全、教育培训、文化等领域保持密切配合,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互相提供援助和帮助。 在地区和国际合作框架中,越老两国一直保持密切合作和互相给予支持;继续同东盟其他国家在构建东盟共同体中保持合作和配合,维持东盟在地区战略问题中的团结和共识。   2022年越老、老越团结友好年 为纪念2022年内两国各项重大活动,在老挝总理潘坎·维帕万于2022年1月8日至10日对越南进行正式访问期间,越南政府总理范明政已同潘坎·维帕万启动2022年越老、老挝团结友好年。 2022年越老、老挝团结友好年期间将在两国陆续举行系列丰富多彩和切实的活动。其中,两国注重举行青年、大学生交流活动,有助于推动越老特殊关系特殊宣传教育工作,让两国各阶层人民和青年一代深刻了解两党和两国无私和始终如一的关系。。 2022年越老、老挝团结友好年取得圆满成功将有助于培育越老伟大友谊、特殊团结和全面合作关系万古长青、世代相传。

保护少数民族文化——年轻人“有招”

融入和城镇化发展进程使得包括少数民族地区在内的越南全国多个乡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民生显著改善。但其负面影响曾经多次被专家和研究人员提及并警告,其正是传统文化面临失传的危险。在此背景下,仍有许多少数民族青年一直关心并牵挂着这个问题,并用他们自己的独特方式传承保护和丰富着本民族的文化特性与内涵。 仅凭手中的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个手机防抖装置,老街省沙坝镇诗情画意般的风景和迷人的景点就全部被记录了下来,并通过Zoom或Google Meet等在线软件向游客与其他参观者介绍。 这是热依族年轻姑娘武氏玉向所采用的较为新颖的旅游推广模式。 武氏玉向透露,许多游客在尤其是疫情爆发造成人员往来受限制的背景下对这种特殊旅游形式非常感兴趣,通过手机屏幕到处游览也是人们找到乐趣并减少压力的有效方式。 在热依族家庭土生土长的武氏玉向从小就听了长辈们讲述的许多热依族传说的古老故事,越深入了解民族文化,她越发现热依族拥有独特且丰富的文化,但可惜的是如今许多年轻人已经不会讲热依语,不知道也不了解当地的传统风俗习惯,更不会烹饪本民族的传统菜肴。这些问题时常让她陷入沉思。 2020年8月,武氏玉向创建了一个名为“Huong Giay Sa Pa”的油管(Youtube)频道,分享了自己家人和老街热依族人的传统服饰、美食饮食、文化和日常生活体验的视频,其中包括制作月饼、黑米粽子、捕鱼、热依族民间故事和民歌、摇篮曲等题材,有的视频播放量超过5万次。 2021年7月初,这位出生于1999年并刚从河内大学国际学系毕业的姑娘决定推出线上旅游产品,并选择当职业导游。武氏玉向通过鲜为人知的旅游目的地和与旅游景点相关的有趣故事从本地人角度为人们带来有关沙坝镇旅游的新鲜感。 面对市场经济 的“旋风”、飞快的城镇化速度和来势汹涌的融合趋势,许多年轻人忙于追逐新潮流而背弃了传统文化,但也有不少年轻人仍在不遗余力地保护和传承保护传统文化。麻阿庄就是这样的一位年轻人。 在父亲的引导下,1995年出生于莱州省三棠县江麻镇新沟村的赫蒙族小伙子麻阿庄10岁时学会了做长笛,并很快迷恋吹长笛这一种具有赫蒙族风情的乐器。 长笛是赫蒙族人熟知的一种乐器,这种乐器是同胞们传统节日中不可缺少的乐器,也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种娱乐手段,同时也是村里男孩向女孩表白的重要感情载体。赫蒙族乐器,尤其是长笛虽结构简单,但其声音和情感表达丰富,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据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麻阿庄从小就学会制作自己的小笛子,虽然看起来还是很粗糙,但在不觉中已培养了他对这种乐器的热爱。 高中毕业之后,麻阿庄做过许多工作来谋生,但他一直憧憬着传播这种乐器的美好价值的梦想。 在现代生活和文化的冲击下,赫蒙族同胞的这一制笛行业逐渐失传,随着老年人精力的衰减,学习和从事这一职业的年轻人寥寥无几。这是麻阿庄一直在思考和纠结的问题。 麻阿庄上网寻找志同道合的年轻人联手开一家长笛工坊。于是,麻阿庄与安沛省木江界赫蒙族小伙崇阿科(1988年出生)和奠边省南波县赫蒙族小伙旺阿青(1997年出生)三人联合投资的工坊在莱州省三棠县成立。目前,他们的产品主要以线上形式销售。为了吸引顾客,麻阿庄和兄弟一起在线直播介绍这种独特的民族乐器的制作过程,并演奏具有特色的赫蒙族笛子曲。 今后,3个赫蒙族小伙子将继续开发芦笙和其他长笛等民族乐器产品,并同全国各地制作长笛、竹笛演奏、芦笙演奏等艺人对接,打造专业高效的团队。 同武氏玉向和麻阿庄有所不同,女作家、诗人和瑶族文化收藏者冯海燕则将民族传统文化特色带进其文学和诗歌作品中,作为保护和传承本民族文化的一种措施手段。“土锦之光”、“寻回昨日的群舞”等是这位瑶族女作家具有浓郁西北山区特色的文学、诗歌、散文和回忆录作品。 冯海燕1984年出生在莱州省一个无瑶族人的县,在其10岁时追随父母返乡并在莱州省文学艺术协会工作的这位姑娘表示,正因为他父亲对家乡的深厚感情才是促使她深入了解本民族的特色文化的其中一个原因。 冯海燕的研究最初只是关于婚礼、丧礼习俗和传说故事等。后来,这些习俗文化在通过冯海燕的散文、短篇小说和诗歌中得到了体现。 冯海燕认为,在当前融入国际的背景下,保护民族传统文化是年轻作家们普遍关注的问题。冯海燕下基层,进入各个村寨,并与村里长者见面,并深入了解本民族的习俗。 她说,了解民族文化对向她这样的作家而言是一个显著的优势。通过自己的作品,她可以向四面八方读者介绍瑶族人的文化特色。 冯海燕说,她所属的瑶族支系是缝瑶族(Dao Khau),因此,语言、风俗习惯等也和瑶族其他支系有所不同。 缝瑶族主要居住在辛帅湖县海拔1500米的高地。她老家在风俗林乡,那里仍然保留着古老的黑石瓦房。那里的民族传统文化依然保持着原始的风貌。人们每天都绣织土锦。至今仍流传着民族童话、成语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传授给孩子们。婚礼与葬礼的习俗、过年过节的习俗、踏青节、成人礼、美食、服饰等都保存得相当完整。 热爱祖国家乡,希望用自己的方式为维护民族文化价值作出贡献等是武氏玉向香、麻阿庄和冯海燕们所追求的共同价值观。 谈及未来的计划,武氏玉向香分享说,她希望能够创建一个社区旅游企业,既能帮助自己发展,又能使沙坝旅游业凭借其当地文化的核心价值为游客带来更多有趣的体验。 麻阿庄透露,在销售产品的同时,他与其他朋友将开设线上和线下笛子培训班,目的是让年轻人回归民族传统文化。 冯海燕说,她将继续创作更多有关民族和山区题材尤其是有关瑶族的文章。凭借其对民族文化的热爱,冯海燕将用更多的时间研究民间文化,从而为保护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作出贡献。(完) 2011年7月27日,越南政府总理批准了“到2020年越南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和发展”的提案。 最近,2021年8月16日,越南文化体育和旅游部刚发布了关于实施第十四届国会关于“批准2021年~2030 年少数民族和山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的决议”的计划。 保护和促进少数民族文化遗产的许多解决方案在2021~2030年少数民族和山区经济发展国家社会目标计划框架下的 “保护和弘扬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价值与发展民族旅游相结合”项目中得到了具体化。 第四篇:越南年轻人利用青春活力传播传统文化价值

越南年轻人利用青春活力传播传统文化价值

年轻一代或许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机会接触和享受丰富的文化生活。 随着信息技术革命的爆发,互联网已渗透到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让每个年轻人都能触手可及整个世界。 但除了便利性之外,后浪推前浪,现代价值压倒传统价值的风险是不可避免的。 可喜的是,在这场“融合风暴”中,越南年轻人仍在努力为保护和传播传统文化价值献智献力。 热爱文化,擅长历史,热衷于阅读有关民族历史的书籍,经常参观越南历史遗迹的九零后年轻人阮德禄对传统文化的热爱越来越深。阮德禄的外祖父是一名裁缝,所以阮德禄从小就熟悉设计,曾经为自己剪裁和缝制自己喜欢的衣服。 大约六七年前,阮德禄有机会接触和了解古代服饰。 当时,阮德禄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越南的古代服装这么漂亮却鲜为人知? 如何复原和保存那些美丽的古代服饰并使其更广为人知? 这就是促使阮德禄于 2018 年 8 月创立越南第一家仿制古代服饰公司倚云轩的动力。 阮德禄分享说,着手仿制越南古代服饰早期遇到了很多困难,尤其是缺乏关于各朝代服饰的史料。 除了阅读历史书籍外,阮德禄还寻找历史学家、古代美术研究家、艺术家和越南古董首饰仿制者,尤其是明命帝的曾孙女艺术家公尊女智惠以学习和了解更多知识。 此外,阮德禄还亲自来到北部到南部许多村寨,探访各处遗迹区、村祠堂、传统织布村、刺绣村等地以了解织布、刺绣工艺等。 在皇帝、皇太后、皇后或妃嫔被仿制的服装背后是倚云轩全体工作人员的灵巧之手和细致之心。每一套古代服饰(包括帽子)穿戴对象不同、复杂程度差异,但都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从研究、素描、采购材料到缝纫技术、图案印刷、附着、刺绣等环节。阮德禄表示,既然做就得做得细致、准确、逼真。 所以,有时候绣错了很多次,要重新刺绣,某些服饰甚至要反复制作5-6次才比较满足。 这么细致,讲究,若不是满怀对文化和古代服饰的热爱是无法做到的。 阮德禄明确“仿制古代服饰不仅为了带入博物馆展示,更重要的是向公众推广介绍。”因此,阮德禄想方设法向年轻一代普及推广越南古代服饰,希望年轻人接受并将古代服饰带入日常生活。他认为,年轻人是国家的未来。若他们在自己生活中掌握并保护文化,传统文化就会“长存”。 本着此信念,倚云轩努力通过各种渠道向公众介绍其产品,如为各历史电视剧、音乐视频、电视节目、服装秀等活动设计和制作服饰,供年轻人穿着照相,为部分国家领事馆缝制衣服等,并留下深刻的印象。此外,倚云轩还与有关各方配倚云轩还与有关各方配合重现黎朝进贡御用万年历喜迎新春仪式。倚云轩供图合重现黎朝时期向皇宫进贡春牛仪式、黎朝进贡御用万年历喜迎新春”仪式等。 阮德禄和倚云轩同事们制作了数千套从皇帝、皇后的龙袍、凤袍到妃嫔、王妃、官吏、平民百姓的服装等。 阮德禄仍在继续研究黎、李、陈等朝代的古代服装。 尽管明知年代越久远,留下来的史料越少,研究工作会更困难,但阮德禄相信,“了解过去才能了解现在,更远是找到未来的方向。” 阮德禄相信: “了解过去才能了解现在,更远是找到未来的方向。” 作为越南人,许多年轻人渴望为保护民族传统文化做出贡献。 才华横溢的八零后指挥家童光荣就是其中之一。 出生于一个艺术气息浓厚家庭的童光荣父亲是优秀艺术家董文明—民族乐器的演奏家兼制造家,母亲是优秀艺术家梅氏莱—原越南国家音乐学院古筝系主任。童光荣很早就开始接触并学习民族音乐。小时候,童光荣第一次跟随父母到日本演出时就用越南竹笛和竹琴演奏了日本乐曲并受到了公众的好评。 这让当时12岁的男孩更加热爱和珍惜祖国的传统音乐。 从此以后,童光荣开始了解,练习各种民族乐器。除了不断提高演奏技能之外,他还为越南国家音乐学院传统乐器系记录音标、编曲、改写和创作了许多作品。 其后,他于2004年被学院董事会派往中国上海音乐学院学习乐团指挥专业。 在上海学习和工作九年后,童光荣抱着为祖国做点什么的愿望回到越南。 童光荣认为,“数千年来竹子与我们祖先息息相关。竹乐器的声音是越南音乐的灵魂。” 因此, 2013 年,童光荣成立了使用竹琴、独弦琴、笛子等由优秀艺术家童文明传授的竹制乐器进行交响化演奏的越南唯一一支乐队——越南“新活力”竹乐团。“新活力”竹乐团曾到中国、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法国、美国等国家演出。 为了实现让古典音乐走进群众生活并推动越南民族乐器走向世界的目标,除了在国内外举行艺术表演活动之外,童光荣和“新活力”竹乐团还开展一些教育项目,如每月定期举行一次民族音乐专题研讨会,参加音乐夏令营,让民族音乐走进课堂等。 关于外国观众对越南传统乐器的感受,童光荣分享说,每次演出之前或之后,外国观众都想办法提出疑问、触摸和观赏乐器。 他们想知道为什么只有一根弦或两根弦的乐器却能演奏出这么多美妙的乐曲。正是外国观众的浓厚兴趣和高度关注让童光荣对民族传统音乐感到更加骄傲,从而以更加坚定的决心采取有力措施推动传统音乐发展迈上新台阶,尽管知道这条路并不平坦。 这种严肃认真的艺术态度结出的甜果是各场豪华的古典音乐会——西方乐曲通过越南民族竹乐器奏响的地方。 这里也是童光荣和新活力竹乐团与国际友人通过音乐进行文化对话的地方,为搭起民族音乐与世界音乐之间的一座坚实桥梁做出贡献。 谈及年轻人在保护和传播传统文化价值中的作用,民间文化研究者、原河内国家大学下属人文与社会科学大学教师阮雄伟先生认为,”创造力属于年轻、健康和坚强的头脑。向往民族特色,利用现代且颇具创造性的精神工具,我相信这是年轻人的优势。具有浓郁民族特色且达到高水平的创造将会达到 ‘先进—科学’并被历史所认可”。 创造力属于年轻、健康和坚强的头脑。向往民族特色,利用现代且颇具创造性的精神工具,我相信这是年轻人的优势。具有浓郁民族特色且达到高水平的创造将会达到 先进—科学并被历史所认可。 民间文化研究者、原河内国家大学下属人文与社会科学大学教师阮雄伟先生 在指挥家童光荣看来,“年轻人是国家的幼苗,国家的未来命运掌握在年轻人手中。 他们不仅要履行好自己的职责,而且还要做好传承人、传递民族灵魂、教育好下一代、向周围的人传播文化价值观,只有这样文化才能向前发展并与其他国家并肩同行。” “年轻人是国家的幼苗,国家的未来命运掌握在年轻人手中。 他们不仅要履行好自己的职责,而且还要做好传承人、传递民族灵魂、教育好下一代、向周围的人传播文化价值观,只有这样文化才能向前发展并与其他国家并肩同行。” 童光荣指挥家 年轻人探索、研究、复原和传播传统价值观在当代生活中已不再罕见。 甚至丛剧、盲人曲、东湖画等许多似乎已被遗忘的古代艺术或传统工艺都初步以独特形式重生,如在山后从剧上将电子音乐和街舞动作相结合; 用漫画、绘画、视觉艺术讲述一个改良剧故事;Continue reading “越南年轻人利用青春活力传播传统文化价值”

越南文化——连接旅外越南人与祖国的 “无形绳索”

旅居海外越南人社群不仅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还是“越南民族的资源”。目前,旅外越南人约有530万,分布在13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80%以上的在发达国家生活和工作。大部分越侨拥有稳定的法律地位和生活,深度融入所在国社会。无论身在何处,旅外越南人均心系祖国,与民族血缘紧密相连。 对于新形势下的侨务工作,维护旅外越南人社群中的越南文化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是越南共产党和国家对有关旅外越南人政策的重点之一。越共中央政治局关于新形势下海外侨务工作的第12号结论已突出这一点。 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曾强调,发展越南文化的“软实力”有助于提升国家综合实力。文化是连接旅外越南人与祖国的纽带和桥梁,让他们无论身在何处都能感受到与民族的联系,同时也充分意识到自己对祖国和故乡的感情和责任。 可以说,越南文化是连接海外越侨与祖国的无形绳索,无论地理上相隔多远,故乡和民族血缘都体现在他们的思想和行动上。 维护越南文化有助于增进了解和加深感情,使旅外越南人社群强劲发展。通过维护越南文化旅外越南人社群成为越南文化的代表和使者,通过越南文化向世界推广越南形象。 通过年轻一代越侨侨胞维护越南文化 在弘扬和传承传统文化方面,传承越南语非常重要。目前,旅外越南人社群的越南语教授运动正在蓬勃发展,部分国家政府已经允许将越南语纳入学校的外语教学中。 据越南外交部旅外越南人国家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约有200个越南语教学中心或机构,泰国有39个越南语班,柬埔寨有33个越南语校点或培训班,老挝有13个越南语学校或中心。此外,在法国、德国、捷克、俄罗斯等国也开设有数十个越南语教学中心。 在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生活22年的阮氏明战(45岁)接受越通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她的两个孩子在德国出生长大,但在家时他们仍然主要使用越南语进行沟通和交流。尽管工作很忙,她和丈夫还是会花时间在家里教孩子们越南语,让孩子们不仅可以使用越南语和在越南的亲戚交流,还能看懂越南语的娱乐节目。 阮女士分享道:“无论身在哪里或做什么,你仍然是越南人,所以越南语仍然非常重要和必要,特别是对于生活在国外的越侨后代。” 越南是一个拥有 54 个不同民族的国家,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文化底蕴。正是这种民族文化的差异造就了越南文化的多元、丰富和独特之美。除了越南语之外,越南风俗习惯、服饰、美食等文化独特之处也对年轻一代的海外越南人颇具吸引力。 在德国出生长大的阮兰儿(17岁)分享说,她不仅可以使用越南语和在越南的祖父母说话,她还很喜欢看越南电影。她喜欢越南传统的过年习俗,同时也很喜欢品尝越南美食,在妈妈的指导下,她还学会做越南春卷、假假蒟叶肉卷等菜肴。兰儿说,她每次回到越南都很兴奋,不仅因为在越南有祖父母和亲戚,还因为越南文化有很多独特之处,她很好奇,想去了解和探索。 现居住于美国纽约州的阮香江教师( 44 岁)表示,在她的家庭中,保护越南文化始终是她和她丈夫的头等优先事项,同时为让越南文化与当地文化相适应他们也有一些调整。她的孩子们仍然保留着越南传统的礼节礼仪;她的家庭过越南所有传统的节日,让孩子们牢记他们的根源,并了解越南最典型的文化特征,例如:越南春节期间会有包粽子和拜年的习俗;中秋节会有品尝月饼、花灯游行、舞狮;雄王节是为了表达对各位雄王建国功劳的感恩之心等。阮香江的孩子们都了解越南上述的文化特征并期待越南的传统节日。 旅居美国的越侨阮俊英(16岁)表示,2017年夏天,父母让他回越南探亲,为了帮助他更好地了解越南的生活,父母让他在越南上学两个月。他觉得越南朋友非常友好,乐于助人。他也很喜欢越南女性穿着传统奥黛时的曼妙之美,喜欢越南家庭互相关照的文化,并希望继续保持这一传统文化之美。 加强社区活动以维护越南文化特色 多年来,越南驻国外近100个代表机构同旅外越南人社群约1000个协会组织始终高度重视并经常举办各项活动,以促进越南文化的传承推广工作。 通过为旅外越南人社群举办文化活动,如:家乡之春-社区新年、雄王节、胡志明主席诞辰日、9·2国庆节、6·1儿童节、中秋节、3·8国际妇女节、10·20越南妇女节等各大节日和文艺交流会及音乐、体育、时装、传统服饰的比赛和交流,越南美术展览、美食展等活动,越南驻外机构和旅外越南人协会在社群中建立了密切的联系,鼓励海外越南人维护越南文化,使他们始终心系祖国。 阮氏明战表示,居住在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越南人并不多,但每逢民族各大节日活动,在这里的越南人总是一起隆重举办和庆祝。在她和其他越南人的心中,总是想到民族根源,每次一起过节时都会深深地感受到同胞之情,感到一直有祖国的陪伴。 此外,为了让海外越南人了解越南风土人情和文化,增强民族自豪感和对祖国的眷恋,越南驻外机构与国内单位协调针对国际友人和旅外越南人社群举办多项文化活动。每年越南文化周和文化日均在许多国家举办。除了贸易和文化展览,推广越南品牌产品外,活动中具有浓郁越南文化特色的表演节目也受到广大越侨、当地人和国际友人的关注。 来自祖国的关怀 越南外交部副部长、旅外越南人国家委员会主任范光校表示,今后除了越南驻外机构和各协会之外,旅外越南人国家委员会将与国内有关机构配合研究协助部分旅外越南人社群建设越南文化中心。这既是旅外越南人社群保护民族文化价值的地方,也是越南在所在国的文化象征。除了继续保持多项年度活动外,今后将举办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新活动,以支持旅外越南人社群维护民族文化特色,保护越南语,并心系祖国。 旅外越南人国家委员会将继续开展年度活动并产生积极良好效果的活动,如:家乡之春、雄王节、越南夏令营、越南语培训等活动。今后,寻根活动将按照追随民族英雄的足迹、了解传统工艺村、游览越南遗产等主题或根据每个旅外越南人社群的愿望来举办,以满足越侨老年人、年轻人、女性、退伍军人等的需求。 各项活动将增强积极的互动形式的体验,以建立一个活跃的外籍人士网络,进一步增强他们与祖国的密切关系。 另一方面,今后,越南语教授工作将在教学内容和方法上进行大力改革,推广通过手机应用程序和YouTube等在线教学方式,扩大“家庭学习越南语”模式,使越侨家庭能够维持日常学越南语的习惯。此外,旅外越南人国家委员会正在牵头并与有关机构配合在旅外越南人社群中开展“越南语日活动提案”。在该提案的框架内,组委会将举办文艺表演、电影放映、文化历史知识竞赛、有关越南文化名人的研讨会和座谈会等活动,为旅外越南人服务。 可以说,随着越南国家前景、潜力、地位和国际威望的日益增强和提升,在国家的成就中,超过500万的旅外越南人社群贡献出了巨大的力量。 他们是民族大团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保护越南文化对旅外越南人社群具有特殊的意义,也是越南共产党和国家政策的重点之一。正如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在全国文化会议上强调的:“文化是民族的灵魂,文化展示民族特色。文化存则民族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