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性别平等 构建公正社会(三)

越南在促进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方面取得重大成就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成立近80年来,妇女事业始终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紧密相连。在越南共产党的领导下,越南妇女已从过去的被压迫阶级跃升为在政治、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参与者。一代又一代妇女为祖国建设、革新与发展事业开拓进取、贡献力量,在国内和国际舞台上的地位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有大幅提高。  越南妇女政治地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越南第一届国会代表中只有10名女性,占代表总数的3%。第十五届国会于2021年5月23日选举产生,共有499名代表,其中女性代表151名,占代表总数的30.26%,是越南国会有史以来最高水平。 联合国妇女署驻越代表处首席代表爱丽舍·费尔南德斯在接受越通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越南取得的成就体现在政府坚定兑现承诺和努力提高妇女在政治等领域的地位。2021年6月举行的第十五届国会代表和2021-2026年各级人民议会代表选举结果显示,女性代表比例达到30.26%,创1976年以来新高且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5.5%)。截至2021年8月,越南在各国议会全球数据的排行榜上从第65位跃升至第54位。 爱丽舍·费尔南德斯女士强调,通过为妇女参与政治活动创造便利条件,进而促进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这是越南取得的显著成就。 谈到越南妇女在民选机构中的参与度,澳大利亚驻越南大使罗宾·穆迪(Robyn Mudie)高度评价越南妇女在国会中的比例,并认为越南《性别平等法》是政府致力于促进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典型例子。 罗宾·穆迪大使在接受越通社记者的采访时表示,性别平等体现在多个方面。为了让妇女能够充分参与各领域,上级领导必须积极引导,重视动员宣传工作,提高社会各阶层人民对性别平等的认识。相信越南妇女将在政府机构中发挥更大作用,能够担任部长、副部长等高级职位。 越南近三届国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和国会各委员会主任的女性比例都大有改善。其中,第十四届国会在越南国会历史上留下了特殊印记。在75年的发展历程中,越南首次有女性国会主席和女性国会常务副主席。越南第一位女性国会主席阮氏金银风度翩翩、充满自信与国外政要握手已经成为越南妇女在国际舞台上的骄傲。 越南政府总理范明政在3·8妇女节之际会见优秀女性代表时表示,目前在党和国家机关中,女性领导在数量和质量方面都不断提高。最近任期优秀女性领导代表有阮氏金银(原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原国会主席)、丛氏放(原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原国会常务副主席)、张氏梅(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组织部部长)、阮氏春美(原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原越共中央检查委员会主任)、裴氏明怀(越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民运部部长)、武氏映春(越共中央委员、国家副主席)、张美花(原越共中央委员、原国家副主席)、阮氏缘(原越共中央委员、原国家副主席)等等。一大批优秀女性走上了各级领导岗位,在参与与国家和社会事务管理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范明政对各位女大使、女外交官以及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女军官的贡献给予充分肯定,她们为祖国鞠躬尽瘁,成为友谊的“使者”,为提高越南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威望立下汗马功劳。 委内瑞拉驻越南大使塔蒂安娜·普格·莫雷诺(Tatiana Pugh Moreno)对越南女性的勤劳能干也表示印象深刻。他强调,1930年越南共产党成立时,胡志明主席就提到妇女的作用和男女平等问题。在争取独立和民族解放斗争中,越南妇女被称为“长发军”。在革新事业和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妇女继续发挥着更大的作用。妇女积极参与并在政治体系中担任越来越多的领导职位。 塔蒂安娜·普格·莫雷诺大使相信,越南女性将继续在政治等领域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在本届国会女性代表中,担任领导职位的女性代表占近40%。省级人民议会占26.5%(比上届增长1.37%),县级人民议会占27.9%(比上一届增长3.2%)。 在党组织中,据越南妇女联合会的统计,本届任期,在基层机关,参加党委的女性人数达21%,比上一届任期增长了2%。在基层以上机关,参加党委的女性人数达17%,增长2%。在中央直属党委中,女性比例达16%,较上一任期增长3%。 目前,越南妇女在民选机构中的比例居世界第60位、亚洲第4位、东盟议会联盟大会第一位。在平等参政方面,越南在东盟排名第三,在参与排名的187个国家中排名第47。 妇女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半边天作用日益彰显 当今的越南妇女踊跃参与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那些长期以来被认为是男性主导的领域,如科学技术、竞技运动、联合国维和行动,在国内外舞台上充分展示风采、贡献智慧和力量。 据统计,35年来越南共有20个集体、49名杰出女科学家获得科瓦列夫斯卡娅(Kovalevskaia)奖,数以千计的女性知识分子在国内外发表科研项目,给国家带来了极高的经济价值和体现出深厚的人文底蕴。 在经济领域,万事达卡女性创业者指数(MIWE)研究结果显示,越南女企业家占企业家总数的31.3%,位居世界第六。越南也是该榜单前十的亚洲唯一代表。 据越南女企业家协会(VAWE)的报告,近年来由女性领导的企业数量不断增加,占全国企业总数的超过25%,位居东南亚第一。 据致同越南公司的报告,越南中型企业中,39%的高级领导职位由女性担任,与2020年相比增加6%,超过全球31%的平均水平。在29个接受调查的国家中,越南排名第三,在亚太地区国家中排名第二。该报告还指出,2021 年,女性经常担任的最高职位是首席财务官,占60%(高于 2020 年的 32%),在亚太地区中排名第一。    谈到女性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联合国妇女署驻越代表处首席代表爱丽舍·费尔南德斯向越通社记者表示,女性在领导岗位的存在和参与对越南实现基于“不让任何人掉队”原则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至关重要。 她指出,越南妇女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做出了重要贡献。越南妇女占劳动力的47.7%,其中企业女高管占26.5%,高于地区的平均水平。 摩洛哥驻越南大使贾迈勒·乔伊比(Jamale Chouaibi)表示,自1986年实施革新以来,越南妇女已成为越南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之一。其体现在越南女性拥有的企业数量超过 28.5万家,以及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上的参与度相当于男性。   性别平等的成果还体现在劳动、就业等领域中性别差距的缩小。越南统计总局最近公布的越南人口和住房普查报告显示,越南女性劳动力参与率达47.3%,15-60岁女性识字率达97.33%,女硕士达54.25%,博士达30.8%。 瑞典驻越大使安娜·马尾(Ann Måwe)在接受越通社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在越南,劳动适龄妇女参与劳动力市场的比例较高,达到近70%,相当于包括瑞典在内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各成员国的水平。在劳动力结构中,女性占近一半,为国家创造约40%的财富价值。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数字。 据越南劳动荣军社会部的统计,目前,越南妇女参加社会工作的比例达70%以上,位居世界前列。妇女和女童的知识水平日益提高,学龄女性人口比例高于男性。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越南原首席代表杰斯珀·莫奇(Jesper Morch)曾表示:“越南通过向女孩、男孩、女子和男子提供医疗卫生和教育服务,在性别平等方面处于亚太地区的领先地位。越南女孩和男孩的入学率差异非常小。男性与女性文盲率差距逐步缩小”。 据报告,越南的性别不平等指数在162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65位,缩小性别差距指数在156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 87位。越南还被世界公认为实现联合国关于促进性别平等和赋予妇女和女童权利的第5号目标最好的10个国家之一。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2020年人类发展报告》显示,越南人类发展指数(HDI)为0.704,比上年上升1位,位列189个国家和地区中第117位,首次被划入拥有“极高人类发展水平”的行列。 经过多年的努力,越南在促进性别平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男女平等共识日益增强,推动妇女发展行动更加有力,妇女生存发展环境得到改善,有关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政策措施不断完善,成果显著。可以肯定的是,越南妇女为国家发展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成为文明公正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完) http://special.vietnamplus.vn/2022/05/19/zh-binh-dang-gioi2/http://special.vietnamplus.vn/2022/05/19/zh-binh-dang-gioi1/

Môn Lịch sử: Gieo tình yêu để kết thúc hành trình buồn?

Lịch sử nên là môn bắt buộc hay tự chọn trong chương trình giáo dục phổ thông mới ở bậc trung học phổ thông khi bậc học này được phân hóa thành giai đoạn giáo dục hướng nghiệp đang là vấn đề gây tranh cãi trong công luận. Nhiều ý kiến lo ngại nhiều họcContinue reading “Môn Lịch sử: Gieo tình yêu để kết thúc hành trình buồn?”

推进性别平等 构建公正社会(二)

为实现性别平等而不懈努力 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是一个发达国家和进步社会不可或缺的因素。因此,从建国伊始,越南党、国家和政府就不断完善保障妇女权益的法律体系,同世界各国加强妇女发展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将妇女事业推向新的发展高度,为建设“公正-民主-文明”的社会作出不懈努力。 政策上的突破 谈及越南性别平等的法律法规体系,瑞典驻越大使安娜·马尾(Ann Måwe)在接受越通社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在越南争取独立后发布的第一部宪法——1946年《宪法》中,性别平等已被写入第 9 条规定,“女性在各个领域享有同男性平等的权利”。2006 年,越南通过了《性别平等法》,进一步细化《宪法》中的相关规定。性别平等话题也在《人口法》、《婚姻和家庭法》等各项法律制定进程中得到高度重视和充分体现。 安娜·马尾认为,越南性别平等保障工作硕果累累并且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2014年越南《社会保险法(修正版)》出台,将妇女产假从当时国际普遍采用的四个月延长至六个月,以加强对哺乳妇女和新生幼儿的关怀与保护。值得关注的是,该部法律首次规定丈夫也享有5至14天的护理假(男性陪产假)。这一规定充满人文意义,倡导男女共担家庭责任。 2019年越南《劳动法》于2021年1月1日正式生效,不仅对女性员工进行单独规定,还提出系列有利于促进性别平等的新规,进而更好地保护劳工的基本原则和权利,包括反就业性别歧视等问题。 越南劳动荣军与社会部性别平等司司长黎庆良表示,近年来,社会保障政策更多地关照有功人员和弱势群体,其中坚持妇女儿童优先原则。《2016-2020年国家可持续减贫目标计划》实施进程中,许多相关文件将促进性别平等问题纳入其中。   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会常务副主席陈青敏3月初在与越南妇女联合会举行的座谈时表示,在本届任期中,国会许多重要法案需要编制、修改与补充,例如《社会保险法》、《医疗保险法》、《就业法》、《人口法》、《预防和控制家庭暴力法》 和《性别平等法》等,其与妇女儿童的社会福利和权益息息相关。陈青敏强调,国会将继续认真审议有关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以及家庭和性别平等问题。  2021年3月,越南政府首次发布《2021-2030年国家性别平等战略决议》,其中提出系列具体目标和任务,揭示出符合越南实践发展情况的性别平等问题的本质,为进一步缩小性别差距、确保男女平等参与和享有社会生活各领域的待遇创造条件。 《2021-2030年国家性别平等战略》获得委内瑞拉驻越南大使塔蒂安娜·普格·莫雷诺(Tatiana Pugh Moreno) 的高度评价。他在接收越通社记者的采访时表示,该战略有助于促进性别平等,为越南妇女能够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享有平等参与、平等发展的权利创造便利条件和机会,为国家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2021年10月,越南发布了《2021年越南性别平等概览》报告。这是一份全面反映越南性别平等的综合性报告,共有10章280多页。 联合国妇女署驻越南代表伊莉莎·费尔南德斯·萨恩斯(Elisa Fernandez Saenz)女士表示,这是越南首次发布的一份全面概述性别平等问题的综合报告。据报告,性别平等并不是一个边缘问题,而是越南提高社会经济发展质量以及保持持久性和进步的核心。 自2000年以来,越南每五年都进行一次全国性别评估。这项跨部门努力概述了越南在性别平等关键数据方面取得的进展,同时提供分析和建议,以解决性别不平等问题及缩小性别差距。 委内瑞拉驻越南大使塔蒂安娜·普格·莫雷诺(Tatiana Pugh Moreno)女士表示,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妇女仍在努力保护自己的权利。而在越南,政府制定了性别平等政策,并将其视为一种需要保护与促进的权利。这表明越南充分意识到妇女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各领域的重要性。 加强国际合作 彰显责任担当 唯有促进性别平等和女性赋权,才能更好地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从而开创一个公正与繁荣的社会。而在实现这一共同愿景的过程中,仅靠政府力量是不够的。因此,除了不断完善政策和法律体系外,越南还与各方携手,积极行动,不仅为国内妇女事业争取资源,还为全球妇女事业发展注入动力,彰显责任担当。 越南是世界上最早于1980年参加《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国际公约》(CEDAW)的国家之一,逐步将保护妇女合法权益有关内容纳入法律政策文件中,既符合《公约》规定又符合民族优良传统。 自 1994 年成为国际劳工组织成员后,越南已签署加入20项劳工权利公约,其中包括关于矿场井下劳动使用妇女的第 45 号公约,关于男女工人同工同酬的第100号公约以及关于就业与职业歧视的第111号公约。 在国际合作中,越南积极与联合国妇女署、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亚洲开发银行(ADB)、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等国际组织和机构配合,开展多项有关促进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项目计划,其目的是共同实现妇女事业可持续发展目标,不让任何人掉队。 在联合国框架下,越南积极参与有关促进妇女平等和妇女赋权的活动,如共同起草许多关于促进实现经济、文化和社会权利,特别是有关妇女儿童权利的决议草案,努力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 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氏秋姮在越南妇女联合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表示,越南是最早实现联合国关于性别平等、妇女赋权和提高妇女地位的千年发展目标的国家之一。同时,越南仍在努力实施到 2030 年国家可持续发展计划,其中包括促进性别平等、赋予妇女和女童权力的目标。 黎氏秋姮指出,在联合国安理会框架下,越南积极推进“妇女、和平与安全”议程,如主持通过有关妇女在冲突后重建的作用的第1889号决议(2009年),在议程诞生25周年之际,举办全球范围内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的国际会议。 值得关注的是,越南还派出女军官加入联合国在南苏丹和中非共和国的维和力量。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驻越南代表处首席代表凯特林•维森在接受越通社记者的采访时高度评价越南在推动女性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所作出的努力。他表示,2018年越南派遣第一名女军官参加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从那时起,越南参与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女性比例逐渐增加且高于地区内各国的比例。在担任2020-2021年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期间,越南在地区内率先推动妇女参与维和行动以及关于“妇女、和平与安全”议程。 在东盟框架内,越南积极参加东盟促进和保护妇女儿童权利委员会(ACWC)的活动,并同东盟其他成员国配合制定东盟有关消除对妇女儿童的一切形式暴力、关于受教育权等的法律文件。 越南在担任2020年东盟轮值主席国和第41届东盟议会联盟大会主席期间提出了系列有关携手促进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的倡议和措施,诸如承办首届东盟女性领导人峰会、关于加强女性在可持续和平与安全领域的作用的部长级对话会和“妇女、和平与安全”国际会议等。这些努力展现出越南党和国家在促进性别平等、提高妇女地位的一贯主张和政策。 在双边合作方面,促进性别平等和赋予妇女权力被纳入各级外交活动中,从高层领导交流,经验分享到与合作伙伴签署合作协议等活动。各国不仅在促进性别平等领域向越南提供支持,还通过在司法改革、减贫、医疗保健、教育等相关领域的合作,帮助越南推动性别平等和妇女赋权。 瑞典驻越大使安娜•马尾(Ann Måwe)在接受越通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瑞典和越南自1969年建交以来就开展了包括性别平等在内的多领域合作项目。这些项目为越南的发展做出贡献。今后瑞典将继续通过联合国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各项区域倡议与越南密切协作。其中,促进性别平等仍是两国间的优先领域之一。 澳大利亚驻越南大使罗宾•穆迪(Robyn Mudie)表示,促进妇女经济赋权一直是澳大利亚与越南关系中首要和长期的优先事项。尤其是五年来,支持女性发展经济在澳越合作关系中扮演着核心角色。性别平等将促使越南向中等收入水平和包容性经济转型。 据介绍,澳大利亚政府正在越南开展两个计划,即“女性投资计划”和GREAT计划。此外,澳大利亚驻越大使馆还与越南政府、联合国人口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妇女署共同启动“2021-2025年消除对越南妇女儿童的暴力行为”项目。Continue reading “推进性别平等 构建公正社会(二)”

推进性别平等 构建公正社会(一)

关注和保护妇女在社会、家庭中的正当权益是越南党和国家的一贯主张。多年来,越南在推进性别平等,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推进性别平等方面作出了不懈努力。有关妇女的法律法规不断健全,作用日益凸显。越南妇女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成果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肯定和好评。 帮助妇女渡过疫情难关 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各国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进一步加剧性别平等现状。女性承担的无偿劳动和遭受的性别暴力增多。在此背景下,越南党和政府已多措并举,通过系列有效政策措施来推动性别平等,构建公正社会,坚决不让过去几十年来在性别平等上取得的成就付诸东流。 疫情延缓性别平等进程  据世界经济论坛(WEF)发布的2021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若想实现性别平等,女性还要多等一代人的时间。随着疫情持续产生的影响,实现全球性别平等所需的时间已从99.5年增加到135.6年。 在越南,第三波和第四波疫情爆发,对女性劳动者尤其是中年女性劳动者的就业和生活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她们面临着失去就业机会,平均收入下降等危机。  据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进行的一项模拟研究显示,由于疫情的负面影响,孕产妇死亡率预计增加44-65%,基本上意味着在疫情期间,很多妇女可能在怀孕和分娩期间死亡,这或将使越南性别平等的进展倒退20年,并威胁到越南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进程。 实践表明,疫情对男性和女性的影响各有不同,这导致一些领域的性别差距被拉大,给促进性别平等工作、妇女进步事业乃至实现国家战略目标施加压力。 疫情的确加剧了劳动力市场本已存在的性别差距。一些研究表明,疫情对女性领导的中小型企业的伤害远大于男性领导的企业。许多企业不得不暂停部分或全部经营活动,是男性领导企业的两倍。其次,疫情不仅增加了越南劳动力市场现有的不平等现象,而且还造成了新的不平等。 疫情之前,男女失业率几乎没有悬殊,但这种情况从2020年第三季度出现变化。此外,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也在于“重男轻女”观念。疫情加剧了这种思想,使其更加深根蒂固。 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报告,从2020年开始,与男性相比,女性受疫情的影响更大,失业率更高,随着社会看护机构纷纷关停,照顾家庭、孩子和老人的重任更多地落到了女性的肩上,加大了女性的压力,降低了她们的工作效率。 在越南,奔赴抗疫一线医护人员中,有超过三分之二是女性。 在越南,奔赴抗疫一线医护人员中,有超过三分之二是女性。保持社交距离期间,女性负担了家中大部分“无偿工作”,包括教育孩子、做饭、洗衣服等,属于她自己的时间,更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 国际劳工组织(ILO)驻越南临时代办阮红河女士表示,“越南妇女正在承担着有偿和无偿工作的“双重负担”。甚至在疫情爆发之前,女性在家中承担的工作量就是男性的两倍。这是阻碍女性参与劳动力和发展事业的主要障碍。疫情使这种不公平的工作分工加剧。” 阮红河表示,2021年,由于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与男工相比,越南女工在就业方面受到的影响更大,导致与往年相比,就业性别差距增加 10.8%。 国际劳工组织驻越南办事处劳工经济学家瓦伦蒂娜·巴库奇(Valentina Barcucci)女士说:“这些额外的工作时间使已经承担双重负担的她们更加沉重,因为与男性相比,她们仍需花太多时间做家务。” 目前,越南在确保男女之间性别实质平等方面仍面临许多困难和挑战,其中最突出的是性别暴力现象依然存在。疫情还在持续蔓延,女性仍要面临更大挑战。在抗击疫情和推动经济社会复苏进程中,更要关注妇女的特殊需要,帮助妇女渡过疫情难关。 多措并举帮助妇女渡过疫情难关 越南政府总理范明政在三·八国际妇女节之际会见全国模范女性代表时说,疫情导致成千上万的孩子成孤​​儿,许多孩子无法上学,许多妇女在工作和生活中面临困难,这一事实的确让人心碎。 为了帮助妇女战胜困难,奋发向上,范明政指出,目前应认真落实“安全、灵活适应和有效控制新冠疫情”的防疫方针,为经济社会发展奠定坚实基础。必须凝聚民族大团结力量,其中妇女是不可或缺的力量”。 自疫情爆发尤其是第四波疫情出现以来,政府已制定多项及时有效的政策措施,协助受疫情影响的民众和企业渡过疫情难关,促进性别平等,营造公正社会。  在各项扶持政策中,妇女一直被确定为优先对象,扶持项目往往比男性多,尤其是对于孕妇和感染新冠病毒的妇女。这有助于帮助处境困难的妇女稳定生活,减轻生活压力及减少遭遇暴力和虐待风险。 在政府和政府总理关于援助受疫情影响的劳动者和企业的第68号和第23号决定中,设有针对女性劳动者和儿童的规定。有关援助受疫情影响的妇女儿童的各项政策的报告草案中,劳动荣军与社会部提出了总价值约1273.3亿越盾的援助资金。其主要受益对象为新冠孕妇、防疫一线女性医务人员和新冠孤儿。此外,帮助遭暴妇女儿童的服务体系也不断得到巩固和加强。  在各项扶持政策中,妇女一直被确定为优先对象,扶持项目往往比男性多,尤其是对于孕妇和感染新冠病毒的妇女。 越南劳动荣军与社会部副部长阮氏霞表示,各部门和机构正在加大对促进性别平等的宣传力度,努力落实“2021-2025年预防和应对基于性别的暴力计划”,同时落实针对孕妇、哺乳期妇女和女性新冠患者的优先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支持受疫情影响民众的大部分政策都与促进性别平等政策联系在一起,确保所有男女享有平等的权利和需求,从而促进性别平等,缩小社会生活各领域的性别差距,营造和谐公正的社会环境。 阮氏霞女士在2021 年 9 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妇女与经济论坛部长级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困难,越南继续承诺并通过发布和实施到 2030 年促进性别平等的战略和计划,优先促进性别平等,并努力为实现APEC在拉塞雷纳妇女和包容性增长路线图中设定的目标做出贡献。” 这些扶持政策的同步和有效展开,帮助妇女改善生活水平,让她们树立信心,与国家共渡难关,同时还体现出党和国家及时、负责任的领导,赢得民众和企业的信任。相信越南妇女将在疫后恢复期的政策制定和社会领导与管理方面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未完待续)

Thúc đẩy quan hệ Đối tác toàn diện Việt Nam-Hoa Kỳ ngày càng sâu rộng

Thủ tướng Chính phủ Phạm Minh Chính dẫn đầu đoàn đại biểu Việt Nam dự Hội nghị Cấp cao Đặc biệt ASEAN-Hoa Kỳ trong hai ngày 12 và 13/5 tại thủ đô Washington D.C., Hoa Kỳ theo lời mời của Tổng thống Hợp chúng quốc Hoa Kỳ Joseph Robinette Biden Jr; đồng thời thăm, làmContinue reading “Thúc đẩy quan hệ Đối tác toàn diện Việt Nam-Hoa Kỳ ngày càng sâu rộng”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is taking place around the world with a boom in digital technology, creating great opportunities for but also challenges to the development of each country, enterprise, and person. Vietnam’s digital economy has been growing at the fastest pace in ASEAN, about 38 percent annually compared to the region’s average of 33Continue reading

Вьетнам готов к SEA Games 31

22-е Игры Юго-Восточной Азии (SEA Games 22) открылись 5 декабря 2003 года на Национальном стадионе Мидинь. Тогда Вьетнам впервые стал принимающей страной SEA Games, и это событие оказало сильное влияние на спортивный сектор Вьетнама, а также на процессе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развития и интеграции страны с региональными друзьями. 19 лет спустя Вьетнам снова стал принимающей страной SEAContinue reading “Вьетнам готов к SEA Games 31”